污社区排行下载

.630shu.co,最快更新巡灵见闻录最新章节!

剑罗刹在游巡竞赛中表现的狡诈多端,哪有一点心直口快的样子?我觉着她方才就是故意的,但用意难猜。

还是说,太虚天宫之人对僵尸有着天然的敌意?也对,方外正道对阴魂和僵尸大多是负面印象,言语中自会带出一些敌意。

不影响方内道馆的内部团结即可。

宁鱼茹笑着打了几句圆场,彼此算是认识了。

至于这三位如何来到我麾下效力的?我表示不能说之后,两女自然不会追问,这世道,谁还没有点儿秘密?

“馆主,那事儿……?”

剑罗刹试探的问了一句。

驴子它们听不懂,但我岂会听不明白?她是在询问周爵的事是否该提上日程了?

中难山道德楼观太一池,这个名头浮现眼前,我不由的感觉头疼。

青廷真人的名头太响亮了,道德楼观更是龙潭虎穴,即便麾下有三尊通天级大能效力了,我还是感觉如履薄冰的。

偏偏从周爵那里探出的讯息,指向的就是太一池,只有到那附近才能找到失落深渊踪迹,才有可能找寻回周爵的魂来。

安静清纯白衣少女海边的唯美写真

此事,只能硬着头皮去做,好在,不用下地府请鬼君了,这趟方外之行,缩短了准备过程。

目前,前期准备的算是齐活了,接下来就是大行动了。

但如何行动?真就得仔细筹谋了,万万不可莽撞。

“那事我心头有数,不过,受伤不轻,给我段时间调整,状态上来了,就开始行动。”

这般回答后,剑罗刹就放心了。

宁鱼茹听我这样一说,眉头蹙紧,轻声说:“要不,闭关疗伤吧?”

她担心我吃不消。

“不用,此次收获巨大,各式丹药不缺,数天后就能调整好,不用担心我。对了,方内有什么风吹草动没有?”

我指的是箓佛寺大举入侵后的后续讯息。

宁鱼茹摇摇头,凝声说:“方内道馆讯息来源不足,我们得到的消息太少了,没有听说各大派出现明显的变故,但感觉,已经有大事发生了,那些掌门人怕不是……?”

宁鱼茹顿住了话头,意思清晰,她觉着中计了的正道首领们凶多吉少。

箓佛寺和七塘口之类的势力,谋定后动,有心算无心的,且诸多门派内部指不定有多少叛徒?这样一来,形式不容乐观。

我们之所以没有收到消息,是因为情报不及时的缘故。

这方面,是成立时短方内道馆的最大短板。

我蹙眉,来回走动起来,沉思着。

宁鱼茹他们都不说话了,静静等着我做决定。

倏然驻定,我看向大家伙,凝声说:“所谓,来而不往非礼也,箓佛寺不久前‘登门造访’,好悬将我这里夷为平地,做为新任的馆主,要是不放它三把火给予还击的话,指不定会被人嘲笑成什么样。”

“馆主,的意思是,去汰国,偷袭箓佛寺?”

剑罗刹眼中升起亢奋之意。

“在那件事之前,先解决箓佛寺和蛇眼佣兵团,才能免除后顾之忧不是?”

我淡淡一笑。

那件事指的是失落深渊之行。

剑罗刹眨巴一下眼睛,沉吟半响,抬头说:“馆主所言极是,且一举数得,要是成功了,或许,能缓解方内正道的窘境,事后,必要承道馆的情,弄好了,一朝成名天下知!最关键的是,目前,我们有这种实力了。”

剑罗刹目光落到驴子、史黑藏和蝙蝠异兽身上。

这才是实话。

之所以我升起心思,还不是因为实力暴增的缘故?要不然,无论如何也不敢偷袭汰国箓佛寺总坛所在,那不是找死吗?

但眼下不同了,以往不敢做的,此刻,敢了!

不是我实力一升就狂妄自大,实在是,需要制衡一下,也需要清除后患,之后才能集中心力在周爵事件上。

宁鱼茹却认真的说:“这次,我要跟着。”

我笑看她一眼,轻声说:“不但跟着,这里的所有人都一道去,此地不用留守了,箓佛寺要是愿意来,就任凭他们来好了。市内道馆那边,通知散修们就地解散,隐藏起来,直到等到我的新命令,再去道馆大楼集结。”

“看来,心意已决。”宁鱼茹点点头,听说让她跟着了,就顺气了。

方外之行没带她,她始终耿耿于怀的。

“这事太大了,需要对王探开诚布公,请他谋划袭击方案。”

我提了一声。

“应该的。”宁鱼茹很是理解,有些事不得不对王探说明,不然,人家如何帮我们谋划呢?

“那件事呢,要和他细说吗?”剑罗刹面现犹豫之色。

周爵的事儿影响太大,一直以来,我都不想让太多人知晓他的存在,王探对此应该有点察觉,详情是不知的。

但偷袭箓佛寺之后,转头就得扑去中难山道德楼观太一池了,这计划一环扣着一环的,又如何能避开王探呢?

“得告知于他,这才能让其费心谋划,那地方,可不是随便就能接近的。”

我认真的看向剑罗刹。

“明白,带着他一道是吧?得施展幻术掩人耳目。”

剑罗刹用‘他’这个字眼来表示周爵。

“咳咳,馆主,们打哑谜很有趣不成?本座听了半响,不管是如何计划的,我们几个通天境的都有大用,是避不开我等的。既如此,何必瞒着呢?不如,告诉我们是什么大事吧?我们也好效力不是?”

史黑藏不阴不阳的说了一句,转头,笑眯眯的看着我。

“也对。”我扶额,可不是嘛,事到如今,对这几位通天境同伴没有隐瞒必要了。

“随我来,注意隐匿气息。”

我摆摆手,走出房间。

十分钟后,我们一行出现在地下室中。

周爵正抱着一堆食物狂啃大吃中,看到我们来了,也不放下食物,傻笑着喊了几声,继续大快朵颐,真不知道,他如何吃下了那么多的东西?

“他是?”

驴子举起一只蹄子,虽这样问着,但语调打颤,明显是认出周爵了。

也对,驴子以往跟随的可是夜山阁副掌院,当然见过周爵的影像了,甚至,当面见过也有可能。